奇書網 > 萌寶一對一:總裁爹地寵上天 > 第六百九十章 語卿不見了

第六百九十章 語卿不見了

作者:三寶妖嬈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奇書網 www.fdihfx.icu 最快更新萌寶一對一:總裁爹地寵上天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六百九十章 語卿不見了

    厲名爵著急地離開,他的屬下自然要留下來處理接下來的事情。

    還好接受勛章的儀式已經舉行完畢,厲名爵留不留下來并沒有太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語卿根本就不知道會場發生的這一幕,她剛剛走到門口,就碰到了一個熟人。

    李雨菲戴著一副大大的墨鏡,穿著高跟鞋,提著奢侈品包包,趾高氣昂地攔在語卿面前,一雙勢力的眼睛,上下打量著語卿。

    在看到語卿那簡單的運動服,小白鞋的裝扮時,無聲地勾唇露出一個嘲諷的表情。

    語卿到底是沒有換上厲名爵為她準備的華麗禮服,一開始,她跟著司機出門,就只是為了安大哥的心,同時也是為了放松大家對她的警惕。

    就算司機沒有走向人群,她也會想辦法把司機甩開的!

    看著站在自己面前,一臉得瑟的女人,語卿秀氣的眉心皺了起來,聲音有些發冷,“有事嗎?”

    “難道一定要有事情才能找你嗎?我的好妹妹!”

    厲雨霏這一聲“好妹妹”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出來。

    她和語卿從小就不對付。

    自己的親大哥對自己這個親妹妹不熱情,從來都是一副冷冰冰的姿態,反倒對一個孤兒院撿來的孩子百般關心照顧。

    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,就連疼愛自己的母親,也開始有意無意地向著這個外來的女人!

    這讓她如何甘心?

    在很小的時候,她好幾次偷偷地把語卿帶出去,然后把她獨自丟在陌生的街上,自己回家。

    可每次她都能被大哥找到,大哥得知她弄丟語卿,把她罵了一個狗血淋頭不說,甚至警告她再也不準跟語卿接觸。

    從那時候開始,她便跟語卿結下了梁子。

    她發過誓,只要還有機會,她一定會把語卿狠狠地推進地獄。

    可是,她終歸沒能得到這個機會。

    萬萬沒有想到,語卿竟然是語家的千金大小姐,而且很快就成了總統夫人。

    這個身份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,即使想見她一面都難。

    兩人長久不見面,倒也漸漸地歇了想要報復的心思。

    可怎么都沒有想到,這個女人再一次出現,陰魂不散地纏著大哥,把大哥迷得神魂顛倒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在大哥耳邊吹枕頭風,大哥又怎么狠心地把她趕出厲家,對她這個親妹妹不管不問?

    想到這,厲雨霏畫著濃妝的眼眸里迸發出一抹濃濃的恨意。

    語卿不想跟她多做糾纏,再糾纏下去,大哥發現她離開了,再想脫身就難了。

    于是,沒有理睬厲雨霏嚴重的挑釁,繞開她,繼續朝著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可剛剛走了兩步就被人拉住了后衣領。

    厲雨霏面容扭曲,咬牙切齒地朝著她吼道:“你這個賤人!你以為你是誰?竟然敢無視我!跟我走!”

    說著,擰著語卿的后衣領,將語卿往一旁的保姆車上推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!我不會跟你走的!你再不松手我就喊人了!”

    語卿驚慌地看著厲雨霏,想起小時候被厲雨霏坑的那些經歷,顯然不會乖乖地跟厲雨霏走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心狠手辣,把她賣了都有可能!

    語卿屬于那種嬌小型的個子,而厲雨霏卻生的高大。

    哪里是厲雨霏的對手,語卿幾乎沒有什么抵抗能力,就被厲雨霏蠻橫地拖上了保姆車。

    語卿真正地恐慌起來,她沒想到厲雨霏竟然會這么大膽!

    張嘴就朝著車窗外喊道:“救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她剛剛喊出半句話,就被一塊白色的布捂住了嘴巴,下一秒身邊軟軟地朝著車座上倒去。

    厲雨霏捏著鼻子,嫌棄地把白色的布丟開,踢了踢暈過去的語卿。

    見語卿毫無反應,厲雨霏才彎下腰來,伸手拍了拍語卿這張令人嫉妒的臉,都快要五十歲了,如果不問年紀,還以為她只有三十出頭。

    厲雨霏咬著牙,一臉得意道:“讓你喊!可惜了這張臉,等今天過后,你就再也沒有臉面待在我大哥身邊了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盼到她終于跟君夜塵離婚了,從高高的神壇跌到了塵埃,卻不想大哥竟然當上了總統!

    這個女人再一次成為總統夫人!

    這怎么可以?

    光是想想,從此以后她在語卿的鼻息下生活,她就渾身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君夜塵找上她的時候,她一口就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現在,只要把語卿送到跟君夜塵約定的地點,到時候……她再帶著大哥出現,捉奸在床……

    想到這,厲雨霏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那個畫面了。

    “開車!”厲雨霏朝著駕駛位的司機命令道。

    黑色的保姆車剛剛開走,厲名爵就從會場里面追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媽的!人呢?”

    一貫紳士優雅,不沾人間煙火的厲名爵從一次爆出一句粗口。

    司機趕緊道:“我也不知道語卿小姐去哪里了,或許她回家了?”

    他只能想到這種可能了,厲先生競選總統成功,大概是想第一時間跟家里的老太太分享消息吧?

    至于語卿會離開這種事,他是想都不會往這方面想的。

    厲名爵簡直要被司機的話給氣笑了。

    但現在顯然不是找司機算賬的時候,男人冷峻的面容沉的可怕,忽然腦海中閃過一絲什么,朝著身后追上來的屬下道:“君夜塵在哪里?我馬上要知道君夜塵的行蹤!”

    一種強烈的直覺告訴他,語卿不見的這件事跟君夜塵脫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想到君夜塵剛才輸掉競選時,那猙獰的表情,他的心里極度的不安。

    屬下辦事效率很快,半個小時以后便跟他匯報。

    君夜塵剛剛被安保丟出了大廳,便帶著人徑直離開了,根本就沒有停留。

    “厲先生,看樣子,語卿小姐并不是被君夜塵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聞言,厲名爵并沒有多少表情,反而瞇起眼睛,那雙鷹隼的眸子更加深沉,像是讓人探不到底的冰潭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君夜塵不聲不響地走了,才更加讓人生疑。

    君夜塵一開始還在現場撒潑,僅僅只是被安保丟出門外,便心甘情愿地離開了?

    這不像是君夜塵的做事風格!

    “給我接著查,我要君夜塵的準確位置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屬下剛剛領命離開,一臉車子就在厲名爵面前停了下來。
足球竞彩混合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