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書網 > 大明之雄霸海外 > 第1466節 家內與宮里的談論

第1466節 家內與宮里的談論

奇書網 www.fdihfx.icu 最快更新大明之雄霸海外最新章節!

    當然少不得輿論準備,在公開的報刊和內部會議上,發表文章與講話,將奧斯曼帝國妖魔化,把奧斯曼人徹底地批臭!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做得是輕車熟路,初時還用顏常武去教導,之后就徹底地放飛自我,長篇大論的批判文章讓奧斯曼人自己看來,不殺不足以平天下人的憤怒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華人組織什么黑材料,只需要用復制粘貼大法,就能搞定,黑材料來源是紅毛番,他們與奧斯曼人廝殺多年,打的是二百年的戰爭,奧斯曼人處于攻勢,對于紅毛番來說那是血海深仇!

    從公元1453年攻下君士坦丁堡開始,奧斯曼帝國的兵鋒讓紅毛番為之戰戰兢兢,兩邊手上見真章,嘴里斗個不停,有無數的材料可供參考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無線電,可是有大量的紅毛番到東方貿易,他們為華人帶來了種種奧斯曼人的黑材料,甚至于華人派人在奧斯曼海軍的保護下橫渡地中海,與那些領主、主教們交流,得到了大量奧斯曼人的黑材料,包保新鮮,應有盡有!

    比如奧斯曼帝國太皇太后柯塞姆·蘇丹之死,據說是她與帝國太后杜亨·哈提婕爭奪一個黑人所致……

    很可笑嘀,華人在陸上與奧斯曼帝國的步騎作戰,而在地中海上,奧斯曼海軍允許華人商品通過,從中抽取利益。

    為了保證商路的順暢,奧斯曼海軍明確表示他們保證華人的安全!

    堅定的愛國者無處不在呀……

    有了紅毛番的原始抹黑材料,加以發揮,奧斯曼帝國臭不可聞矣。

    如此東南國軍民認定奧斯曼帝國代表的是落后與愚昧,我們華人要替天行道,消滅這些地球上的害蟲!

    于是當東南國發布第一期奧斯曼戰爭債券二千萬銀元時,社會一天內就搶了個精光。

    應眾人所請,本期債券不搞戰略投資者,即顏常武與一眾大老板不預定債券(這是怕萬一賣不出去),全部在銀行和券商公開發售,實行限售,中小散戶把戰爭債券吃掉了八成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時分,天氣晴朗,陽光明媚,王宮前廣場上,一隊宮廷侍衛畢恭畢敬地把一個頭發花白,身穿海軍制服,肩扛一顆金色大星星的老軍官給送出了宮。

    老軍官腰板挺直,軍容威嚴,正是東南軍海軍元帥陳德,他剛剛被國王接見,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陳德的衛隊接過警戒,護送他上了一部防彈馬車。

    他的衛隊目光狠定,精干強悍,顯然都是經歷過戰爭的官兵。

    防彈馬車外鑲鋼板,有足夠的防備遠程兵器的能力,拖車的馬匹非常神駿,速度非常快。

    其實旭日城的治安非常好,但在戰爭來臨之前,對于高級軍官的保護絕對不能掉以輕心。

    陳德上了馬車,車隊啟動,按他的要求折返回家。

    他的家離王宮不遠,在海邊的海安路,這里豪宅林立,居住在此的人非富即貴,路口前后都有保安,警戒不在話下。

    作為海軍元帥,東南軍的元老,陳德在此安家,擁有一套大宅,還有庭院與小花園,住得十分舒適。

    里面除了他的老妻,還有一個兒子夫婦倆陪他住,其余家人皆不在此處住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與他風雨同舟多年的老妻陳張氏迎了出來,聽他說道:“準備行李,明天我們坐船離開!”

    陳張氏遂吩咐下去,與他結婚多年,他從來都是說走就走的,干脆利落,絕不拖泥帶水。

    陳德與陳張氏坐在花園邊的花廳飲茶,看他閑閑地喝茶,陳張氏問起情況,陳德也不瞞她道:“王上要御駕親征奧斯曼,我負責后勤!”

    陳張氏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無奈地道:“你多保重!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又不是我上戰場!”陳德安慰她道。

    陳張氏雖然讀得書少,卻有見地,說道:“諸葛亮是怎么死的?是累死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諸葛亮!我也做不得諸葛亮!”陳德搖搖頭道。

    半晌,陳張氏望向自家老公那一頭白發與臉上深深地皺紋,海上討生活的人沒幾個能夠保養得好的,想到他年過花甲還要滿世界地奔走,愛憐之下,她忿忿地道:“我們東南國是男人當牲畜用,女人當男人用,現在更好,是老頭當青年來用,青年則當牲畜來用!”

    陳德不禁莞爾,給老妻伸了個大拇指點贊!

    陳張氏這話傳了出去,成為東南國的名言,如果你既是男的,又是青年,那么你就是雙倍牲畜!

    有那么多的“牲畜”來搞建設,所以東南國的成功勢不可當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且不說陳張氏在吐槽,宮里也在談論著事務,也同樣在御花園里喝下午茶,妻兒陪著顏常武,多一點時間,他將于明天坐船離開。

    除了正妻楊鶯兒,還有大兒子顏琨,他留在旭日城參政,二兒子顏煜軍前效力。

    御花園里集錦了全世界的奇花異草,花色鮮艷,綠草繁華,但一家子的興致不高,只是悶悶地喝茶。

    離開之前其實也沒什么東西多講的,該講的、該做的早就完成了,唯有顏琨參政,許多問題想要請教,例如東南國的殖民地,他拿著一份斯里蘭卡的國書,那是斯里蘭卡國王向東南國的報聘文書,愿將一個女兒嫁入東南國王室!

    東南國實力強大,不會把自家女人外嫁,只有外國女人嫁進來。

    顏琨向顏常武一個問題道:“父王,斯里蘭卡與印度相比,斯里蘭卡是佛教國家,相對溫和,我們為什么不吞并斯里蘭卡?”

    “誰說我們不吞并斯里蘭卡呢?”顏常武微笑著反問兒子道:“你說為什么我們現在不吞并斯里蘭卡?”

    “因為時機沒有成熟!還有華人不夠多!”顏琨沉吟道。

    自家兒子果然聰明,顏常武給他伸了個大拇指點贊!

    “說說吧!”顏常武鼓勵兒子道。

    顏琨開動腦筋道:“殖民地有三種,一種是人少的地方,例如東南亞、土澳大陸,我們實占,徹底地成為我們華人的地盤;另一種就是類似印度,他們的風俗習慣、人種與我們截然不同,想吞并他們的地方必須慎重;第三種就是斯里蘭卡,很有希望成為我們的國土,不必急攻,徐徐圖之,所以斯里蘭卡國王的請求,我們可以同意!”

    “在有選擇的時候,第一和第三種先實行,第二種最后解決!”顏琨下定義道。

    “很對!”顏常武贊許道,他目光望向遠方的大海,說出一番話來。
足球竞彩混合投注